站内搜索: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制要闻 > 行政调解

抓源头强基础补短板防风险


时间:2017年06月01日 打印】【关闭】【内容纠错
四川探索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新模式(下)

  
□ 本报记者 马利民 本报通讯员 简华
  为贯彻中央关于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的要求,回应群众便捷解纷的新需求,破解“案多人少”矛盾,近年来,四川多地创新机制,抓源头、强基础、补短板、防风险,通过多元共治,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

“调裁审”聚力联动调处
  2016年3月3日上午,在广元市苍溪县某建筑工地务工的陵江镇居民刘某作业时不慎从9楼坠亡。事发后,刘某亲友20多人围堵在县政府门口,要求赔偿150万元,并声称如不答应就抬尸游街,场面几近失控。
  负责现场处理此事的陵江镇负责人拨通了县“大调解”办电话,请求协调处理。
  县“大调解”办立即启动“调裁审”联动工作机制,协调县总工会、县劳动仲裁院相关工作人员火速赶往事发地共同调处。
  经过近8个小时不懈调解,双方达成赔偿90万元的调解协议,县劳动仲裁院当场出具仲裁调解协议书。
  一起棘手的群体纠纷得到快速妥善化解,这正是苍溪县运用“调裁审”联动机制化解劳动人事争议的一个缩影。
  苍溪县有各类用工单位1.8万余家,其中企业560家。近年来,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企业效益下滑,劳动人事争议案件呈持续快速增长趋势。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苍溪全县各级各类调解组织调解、劳动仲裁院仲裁和人民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数量分别为713件、141件和73件,合计927件。
  为应对劳动人事争议多发态势,苍溪县统筹整合调解、仲裁、诉讼力量,探索出了劳动人事争议“调裁审”联动化解新路子。
  “调裁审联动机制”有三个特点:一是互设工作机构,实现工作平台互通;二是人员互邀互聘,实现人力资源共享;三是共同制定执行8项工作制度,实现矛盾纠纷共同化解。
  县人民法院、劳动仲裁院在县总工会分别设立劳动人事争议巡回审判庭和巡回仲裁庭;县总工会、人民法院分别在县劳动仲裁院设立调解室和巡回法庭。
  工会法律援助工作者(调解员)以兼职仲裁员、人民陪审员的身份直接参与劳动人事争议案件的仲裁和审理;仲裁员、法官以维权联络员的身份参与工会组织的调解方案会商,为争议调处提出意见或建议;仲裁员则以人民陪审员的身份直接参与法院案件审理。
  2016年1月,苍溪县亭子乡沿江村村民徐兴龙在亭子口水利工程工地务工时,不慎从高处坠落,致肋骨多处骨折,经广元永泰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八级伤残。乡镇报告县“大调解”办后,通过“调裁审”三方会商,县总工会牵头组织调解,由用人单位一次性支付徐兴龙工伤赔偿款13.2万元。
  “通过联动机制建设,实现了劳动人事争议由分段式、碎片化处理向调解、仲裁、诉讼多元化解有效对接的良性转变。”苍溪县法院副院长寇永贵说。
  据统计,2014年以来,县总工会调解成功率从57%上升到90%,劳动仲裁院案件调解结案率从48%提高到71%,法院调解结案率由40%提高到53%。三部门涉及劳动人事争议案件的信访下降90%。

构建“2+2+1”联动工作法
  面对婚姻家庭纠纷发案率高、引发民转刑案件不断上升的新形势,广安市广安区坚持以公正司法为核心,以促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为目标,积极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探索建立“二分类创新理念、二阶段协同发力、一张网全面服务”的“2+2+1”联动工作法,使婚姻家庭纠纷第一时间化解。
  2016年10月11日,出租车司机王某被妻子黄某拽着来到广安区法院协兴家事法庭,要求离婚。理由是开出租车的王某一天到晚就晓得挣钱,两年都没在家吃一顿饭,平时两口子话都说不上一句,夫妻之间缺乏正常的情感交流。王某觉得十分委屈,不同意离婚。
  接待法官周慧明了解清楚情况后,认为黄某只是一时冲动,夫妻关系并未破裂,随即在案件受理簿上作了“冲动离婚,非‘死亡婚姻’”的记录,并启动调解程序,对两人进行诉前调解。经过劝导、调解,夫妻二人重归于好。
  记者了解到,广安区将婚姻家庭纠纷划分为“感情死亡类”和“感情危机类”,将婚姻家庭纠纷的处理分调解和诉讼两个阶段进行,“危机类”纠纷必须先经调解,否则不可进入诉讼阶段;“死亡类”纠纷及无法调解和好的案件,才能进入诉讼阶段。
  为做好调解工作,广安区建成家事调查员库和家事调解员库,在区“大调解”协调中心设立婚姻家庭纠纷联合调解委员会,在广安区婚姻登记中心设立“今世缘”工作室,加大对人民调解的指导,加强调解能力建设。
  针对婚姻家庭方面公共服务缺位的实际情况,广安区织密了一张多层次、宽领域、全覆盖的服务网络,为婚姻家庭纠纷当事人提供各种帮助。
  区法院、公安分局、司法局、民政局、妇联和关工委联合签订合作备忘录,明确了法院判后回访、司法救助,公安分局人身安全保护,司法局法律咨询、法律援助,民政局婚姻家庭关系咨询,关工委家庭危机援助,妇联心理咨询等服务职责。
  “我们在区妇联设立了反家暴联络中心,在区民政局救助管理站设立了反家暴庇护中心,这些服务以前是没有的。可以说,我们为婚姻家庭纠纷当事人提供的公共服务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巨大转变。”广安区委政法委书记万良政说。
  自2016年“2+2+1”联动工作法推行以来,全区上报婚姻家庭类纠纷2495件,联动调解消化1336件,占该类纠纷总数的53.5%。协兴家事法庭受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822件,结案797件,其中调解结案714件,无一件民转刑案件发生。

成立第三方调解中心
  2016年6月,攀枝花市米易县某企业职工刘某某在施工过程中触电身亡,相关部门多次调解未果,死者家属情绪激动,要组织数百人到该企业讨说法。
  接到纠纷调解申请后,米易县矛盾纠纷第三方调解中心第一时间召开分析会,邀请相关部门联手开展调解,最终促使各方达成一致意见,很快将这起可能诱发群体性事件的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过去单一的纠纷解决方式已不能及时有效化解各类矛盾纠纷。为适应新形势,米易县成立矛盾纠纷第三方调解中心,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
  2015年年底,米易县委、县政府制定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多元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成立矛盾纠纷第三方调解中心。在县综治办牵头组织、相关部门参与指导下,该中心依法在县民政部门注册登记,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
  县委、县政府免费为中心提供场地和相关设施,以个案补助形式作为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同时实行派驻制,在县法院、县交警大队、城区派出所、北部乡镇、南部乡镇建立调解工作室,接受申请调解并参与和指导人民调解员调解疑难纠纷。
  “我们中心着眼把握好以下原则:一是着力构建多元化解纠纷格局;二是中心定性为民间组织;三是调解纠纷群众不需要付费,由政府付费,根据调解效果和效率付费;四是在政策和法律框架下进行调解。”米易县第三方调解中心主任邱乾华告诉记者,中心共聘用了11名专职调解员,并在网站上公布。同时,建立了84名由各部门、各行业熟悉政策、精通业务、擅释法理的专家组成调解及咨询专家库。专家库成员既参与调解又对调解员遇到的“疑难杂症”把脉问诊。
  3月29日,记者来到米易县第三方调解中心的候调大厅,在这里可以通过大屏幕或手机APP从专家库里选择调解员;也可以通过QQ群或微信群进行相关法律法规和调解事宜的咨询。
  “调解手段需要多元化,调解机制也需要多元化,这种借助现代互联网的方式,我很喜欢。”市民刘崇昆说。
  2014年,市民王某因在米易某医院就医造成子宫、直肠破裂,就赔偿问题与该医院产生纠纷,卫生部门多次组织调解,但王某认为卫生部门可能偏袒医院,两年来纠纷一直调解未果。2016年7月,王某来到米易县第三方调解中心申请调解,中心指派专职调解员进行调解,仅用两天时间,就使该纠纷得到有效化解。
  据悉,米易县第三方调解中心自2016年年初成立以来,经过不断探索和实践,已成功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300余件,调解成功率达96%,化解积案30余件。
(来源:四川长安网)

主办: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技术支持:凉山州信息中心(凉山州人民政府门户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网站地图 内容纠错 联系我们 蜀ICP备0500518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51340003001272